老北京城下的國茶記憶

盛世集團茶,南方之嘉木也。從商周時就作為重要的貢禮,奉于帝室貴胄的殿堂。

“南茶北酒”的戲稱更顯示出茶在中國民族文化上的顯赫地位。

北京,五代之帝都,風生水起的中華寶地,在新時代更是引領亞洲經濟的風向標。

作為一國之都,作為五代的政治文化中心,太多的傳統文化都在這兒生根、繁榮、碰撞、壯大,茶也不例外。

給北京茶文化做一個概括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非要有個總結性的描述,也只能說是首都城市文化集成的一個縮影。這里海納百川匯聚了八方文化,又被人們以一種特殊的方式選擇、過濾、咀嚼。

鐘鼓樓的鐘聲鼓聲敲過了一個又一個的晨昏,大碗茶吆喝還在前門吸引著路過的行人。長長的胡同,高高的牌樓,幽深的四合院里,蓋碗花茶香濃一陣一陣,高高的大樓中,龍井碧螺春鐵觀音,一樣都不能少。

在歷經百年的老字號茶莊和繁華街市的茶館里,在文人雅士和他們的文藝作品中,可以清晰地看到茶文化在這個城市發展的脈絡。

金臺夕照,一樣黃昏映古城,盧溝曉月,兩重天地譜新篇。一樣茶香,百樣人生。

今往昔  葉羽晴川

往昔,香片,京韻

作為一座歷經遼、金、元、明、清五代的古都,不必說巍峨的宮殿和莊嚴的城樓,即便是原野上一塊蒼苔斑駁的殘碑,或者是草莽淹沒的斷墻,也能夠使人浮想聯翩,賦予了北京不同凡響的魅力。源遠流長的燦爛文化,世代相襲的古老傳統。千百年綿延不斷的締造經營。然而,對于南方豐富的飲茶文化來說,這里既是莊嚴讓人景仰的地方,卻又讓人覺得是茶文化無法生根的皇城。

作為一國之都,作為五代的政治文化中心,中華的許多傳統文化都在這里生根,繁榮,碰撞,壯大,茶文化也不例外。

在大家熟知的盧仝《走筆謝孟諫議寄新茶》中寫到:

聞道新年入山里,蟄蟲驚動春風起。

天子須嘗陽羨茶,百草不敢先開花。

皇城根下,究竟有哪一種茶可以在這兒生根呢?花茶,香末,或者叫高末。南方人說起這些茶的時候總是會撇撇嘴,眼神里露出些不屑:那是我們最不喜歡喝的茶才被加工成這樣的。再說了,那大壺一泡,有什么文化啊?

實則不然,俗話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中國亦有一個詞語“風土人情”,這與“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也是相契的。作為一個不產茶的地方,在古代,要想喝到南方人所追求的求新、求嫩似乎是一件較為奢侈的事情。

在皇城。為官也不是件輕松的事情。天不亮就等著上朝。上朝完畢,大家湊在一起議議事情。泡上一大壺茶。邊喝茶邊議事,倒也方便愉快。如果你要讓滿朝文武在上完朝之后再來一個小壺烹茶,每個人一小杯一小杯地慢慢喝。這未免太苛刻了點。

茶實際是很包容的,而北京茶在特定的文化背景下更顯出它的包容,“柴米油鹽醬醋茶”,這是俗人的茶文化。也是老板日常飲者的茶文化。“琴棋書畫詩酒茶”,這是雅士的茶文化,也是屬于品者的茶文化。而作為官場茶文化的代表,乾隆就很能說明問題,作為盛世明君,亦是茶的超級粉絲,在歷代皇帝中,乾隆寫的茶詩也是最多的。

京城茶文化,實際也是分為兩極,把品和飲表現得淋漓盡致,包容在這里得到了和諧的統一。

香片的出現以及被迅速普及,也是作為茶文化的一個補充和發展,也正是茶文化無限外延的體現。走遍京城胡同,喝香片的情結隨處可見。在京城的百年老字號店里,這樣的老顧客更是比比皆是。

今朝,百茶共一城

如果有人說北方的土地上沒有茶文化,這絕對只能是言者的無知和淺薄。

茶文化的發展在北方可謂是日新月異,而北京大氣、包容、中和的一面也借由著茶而突顯出來。

目前京城里茶館茶樓茶莊林立,更有馬連道茶葉一條街,以老舍茶館為代表的京城大碗茶,還有以禪為主題、以地方特色為主題、以收藏為主題、以養生為主題的茶館,還有以商務為主的商務茶館、會所。在北京,只有你想不到的茶葉,沒有你找不到的茶葉。

玩,會玩,或者精深,或者廣泛。玩家幾乎是無所不玩。玩茶,京城高手在中國也是一等一。

只要用心尋訪,你就能在京城里找到志趣相投的茶友。三五一坐,四六捧杯,并且能從交流中學到書本里根本學不到的稀奇古怪的理論,而這些理論卻又會有人不厭其煩地實踐著,更新著。

京城茶文化,其實也正體現著一個一國之都的風范,包容大氣,正如佛教中說的無別無他無非。

京茶館  張 帆

過去北京喝茶的人多,茶館也很多。原因主要是有閑,有錢還在其次。從達官貴人到販夫走卒,都有每天喝茶的習慣。這一點,老舍先生的《茶館》可以印證。窮者如拉黃包車的祥子,開工收工也要來上一杯大碗茶,所沖茶水無非是高碎或高末,雖淡,總濃于水。而所謂高末者,其實是茶葉店篩茶時篩出的茶葉末。這是窮人的辦法,據說一兩茶葉竟能分成五包來賣。當然權貴者總有能力喝到各地各個時間采摘的好茶。

《舊京茶事》里曾介紹:“老北京的茶館大約有三種,即清茶館、書茶館和茶飯館。清茶館只是喝茶;書茶館里則有藝人說書,客人要在茶資之外另付聽書錢;茶飯館除喝茶之外也可以吃飯,但提供的飯食都很簡單,不像飯館的品種繁多。老舍先生《茶館》里的裕泰茶館,就是一家茶飯館,所備食物似乎只有爛肉面一種。”

如今的茶館發展更加多樣化,分類的界限早已模糊。如外地人與外國人常去的老舍茶館,不僅有各項曲藝表演,也有北京的特色茶點,還有以茶為原料的茶餐茶食。鑼鼓點里總是夾雜著各地方言甚至是各國語言。也有將蘇杭的小橋流水、烏篷曲巷搬進茶館的,也有將高爾夫果嶺、四合院縮微在茶館的。有青磚明器,也有等離子電視、電子茶單。在這里,您能聽見灰布長袍者操一口地道的京腔來上一句“您里邊請”的吆喝,也能聽到用幾國語言作介紹的茶藝表演。雖說僅僅是茶館,也可謂包羅百態、蔚為大觀了。

熱鬧——老舍茶館

這是北京茶館中最有代表性的熱鬧所在。從年頭到年尾,這里總是一團喜慶祥和。一直以來,老舍茶館都是以京味文化而著稱,更是因為各國元首的造訪,使這里越發成為民族特色的一個代表符號,換成當下流行的說法,就要叫“城市名片”了。

老北京有“里九外七皇城四”的說法,京師有九門——南垣中門正陽門,東側崇文門,西為宣武門;西垣北為西直門,南是阜成門;東垣北為東直門,南是朝陽門;北垣西為德勝門,東是安定門。這九門中前門比其他八門的規制都要高大。在明清時期,前門一帶就是北京城最繁華熱鬧的地區。據統計,前門一帶由各地同鄉的舉子或商人集資蓋起作為會館的院落多達140余家。而茶館更是星羅棋布,往往是三教九流會集之地,成為了皇城根下一個獨特的文化圈。如今的老舍茶館正是位于前門城樓附近。

曲藝是老舍茶館的一大特色,也是一切熱鬧的來源。北京琴書、京韻大鼓、奉調大鼓、雙簧、單弦、快板、河南墜子、相聲、西河大鼓、口技、含燈大鼓、川劇變臉、皮影戲等等,無論對年輕人還是外國人,都是一堂生動的中國傳統文化普及教育課。

在老舍茶館有個著名的段子。一次,維也納施特勞斯交響樂團的首席指揮托塞爾要來茶館,早在幾天前,茶館的樂隊就排練了《拉德斯基進行曲》。托塞爾來到老舍茶館,東方樂器奏出的熟悉旋律立時就把他給震了,首席指揮按捺不住,走上舞臺,即興指揮起了中國樂隊。

到北京要講“吃”,最佳路線是先奔和平門的全聚德來一套正宗的北京烤鴨,吃美了出來直奔前門老舍茶館,5分鐘的車程。看著臺上有滋有味的節目,蓋碗茶配上茶點,保證胃里舒服。在這里,茶點內行的叫法是“碰頭食”。艾窩窩、豌豆黃、驢打滾、棗花酥、糖耳朵,如果這些還不夠“溜縫兒”,那還有龍井鳳尾蝦、祁紅鹿排等茶餐。

時尚——五福茶藝館

取名茶藝館,五福并沒有擔了虛名。甚至可以說,館主譚波以及五福茶藝館是北京茶館茶藝的先驅。與京味茶館不同,五福茶藝館將潮州功夫茶加以改良,將烏龍茶泡出了一套獨具特色的程式和派系,并將茶藝作為茶館的經營主題、經營特色和賣點。所謂賣點,除了以茶藝表演為中心、出售茶水外,茶館還推出商業性質的茶藝師培訓班,擴大茶藝館的外延。

五福茶藝館是北京較早采用現代商業化運作模式、連鎖經營發展的茶館,經營管理相對成熟,在經營上,引入零售業的連鎖加盟模式,通過已有的品牌效應開展加盟業務,其分店一度達到13家。

如今,譚波依然繼續著她在茶藝方向的探索,帶著茶藝表演隊將步子走到了境外。但在擴大境外影響的同時,北京的五福茶藝館連鎖店卻在收縮。當卡座、包廂配和茶藝表演成了京城茶館的千篇一律,同質化成了茶館發展的瓶頸。

儒雅——明慧茶院

雖然明慧茶院并沒有老舍茶館和五福茶藝館這樣出名,但我卻暗喜它的不被眾人所知,正因如此才很好地保持了它的儒雅嫻靜。

明慧茶院在北京西郊的大覺寺內,我之所以知道明慧茶院還是多虧了一位老外交官的介紹。茶院的經營者是北大中文系的畢業生,這里藏書頗豐,竟有幾分北大近旁萬圣書店的意思。

大覺寺,除了蒼松翠柏、玉蘭藤蘿,最為出名的還是桃花。每到4月,北京的大小街道都被怒放的桃花裝點,這時我總是想,周圍的桃花缺少點什么,不如大覺寺的清雅,也許正是有了這茶館的緣故。鵝黃的紙燈吊于茶館屋檐,微風徐來,花瓣簌簌而落。

“八分之茶,遇水十分,茶亦十分矣;八分之水,試茶十分,茶只八分耳。”大覺寺內有一眼據說永不干涸的泉眼,之所以在此處建寺,正是由于這甘泉。由此一來,這茶館更是有了好水,茶水使然,這里真是難得的喝茶去處了。

別樣茶館別樣風  葉傾城

北京當然有的是茶館,可是,不是那種茶館。是這種茶館——這話,怎么那么難以講清楚。

這種茶館是這樣的,藤椅、布藝沙發、秋千。綠色的九重葛或者黃金葛。茶是正宗臺灣凍頂烏龍、泡沫紅茶還有養顏水果茶。我曾經在某一家音樂淙淙的茶館里,冒昧地叫了信陽毛尖。小姐拿了一個玻璃杯抓一把茶葉丟進去,嘩一聲開水灌滿杯子,滾燙地就遞過來,我嚇了一大跳一你會不會泡茶?如果不是人地兩疏,險些拒絕買單,朋友就一直勸,說:北京的茶館就是這樣的。

偶爾也遇到情調好的,服務生穿著對襟小褂。提著長柄茶壺穿梭,還養一只千伶百俐的鸚鵡,一直在叫:您來了,您來點什么?可是小娘子在彈鋼琴,也有花式咖啡提供,西式點心又做得極佳。

我們都非常熟悉這一種茶館,朋友小聚、歡愛男女偶爾找地方坐坐,上一場電影沒趕上下一場電影還有一小時的等待時分……這是最沒有性格的一種面孔,無論在北京還是麗江。

而當我們提到北京,所指所渴盼的,是另一種,是40年前老舍筆下王利發的裕泰大茶館。大約很少有人注意到《茶館》開篇第一句話就是:這種大茶館現在已經不見了……

在100年前,北京每個城區都有,賣茶,也賣簡單的點心與菜飯——仍然有點像現在的茶餐廳。給什么人的呢?玩鳥的人們,每天在遛夠了畫眉、黃鳥等之后。要到這里歇歇腿,喝喝茶,并使鳥兒表演歌唱。商議事情的,說媒拉纖的,也到這里來。那年月,時常有打群架的,但是總會有朋友出頭給雙方調解;三五十口子打手,經調解人東說西說,便都喝碗茶,吃碗爛肉面,就可以化干戈為玉帛了。總之,這是當時非常重要的地方,有事無事都可以來坐半天。

茶館于是成了舞臺,三六九等都在這里粉墨登場,他們爭執,調戲,寂寞地聊天。歷史上沒有他們的名字,他們卻不自覺地成全了歷史。幕布一次次拉開,京腔響徹茶館——雖然越來越凋零了,由高朋滿座,變成三只兩只小貓,再到暗淡無光,只有“莫談國事”的紙條永遠在,字越來越大,后來前面還貼上了“茶錢先付”的新紙條。漸漸地,茶館沒了。

不,也不能說茶館沒了。我一個做導游的朋友告訴我,北京茶館是外國旅客們必去的旅游點。每晚六七點鐘,一輛一輛大巴開過來,外國游客一車一車地下來,四合院,黑漆八仙桌,被無數屁股磨得锃亮的長條凳,一個茶壺配四個茶碗,有時碗邊上還缺著塊瓷,更好了,說明的確用過多年,是文物級別。又有大戲和雜技可看,鑼鼓聲聲里,外國人對七彩臉孔贊嘆不已,導游一直解說京劇之博大精深——人家萬里迢迢來中國,總得給一點他們心目中的中國看吧?

但,其實我們都知道,我們想要的那種茶館,已經沒有了。永遠不會再有了。

圣淘沙和德云社

北京圣淘沙茶樓是成都圣淘沙餐飲有限責任公司在北京的一家連鎖店。在經營范圍上,圣淘沙茶樓雖名為茶樓,但又出售咖啡。除了茶點外,還有粵、川等菜品,而且很多人把這里當作“餐館”,來品嘗招牌菜。

它坐落于北京北二環外館斜街,緊鄰依山傍水的柳蔭公園。營業面積達3000平方米,可容納500人,茶樓投資5000萬元人民幣。設有極富南洋情調的大廳及東南亞式、中式、日式、法式、英式、美式、德式等16個貴賓間。

老歌演唱廳是圣淘沙茶樓的經典之作,每晚8:30到23:00都有著名歌手及老一代藝術家登臺表演懷舊金曲。古董、舊唱機、老油燈、精心收藏的老唱片,讓您恍若置身于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的舊上海茶餐廳。這里也以懷舊為主,顧客不僅能欣賞經典的黑白影片,還可以觀看老藝術家們的表演。

德云社原名天橋樂,現在走紅的相聲演聲郭德綱就是從那里起家的。他說紅了,人家承包期滿了,他就把店盤下來了,改名“德云橋”。在天橋那邊,破點兒,外景都是市井之地。

進去,也市井,方桌,方凳,極其鄉土,而且鄉土得非常本色。茶沒什么可說的,要的是那個氣氛那個調調,叫壺茶,來碟瓜子,在郭老師的黃段子面前喝個彩,得,齊活,這是新北京的周末夜生活。

老字號  張舜堯

在老北京的歲月長河里,許多繁華已如煙云。追尋百年茶莊老字號,不是追憶。而是發現。穿越百年的時空,一路尋訪下來,吳裕泰、張一元、老舍茶館、來今雨軒茶社……百年的過往帶著茶香,依稀尚存。

吳裕泰:跨越三個世紀

100多年,在歷史課本里也許只是一頁紙的厚度。但對于吳裕泰來說卻是幾代人的奉獻與追求;跨越三個世紀,北京北新橋街市早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來的店鋪均已蕩然無存,數易其主。數改其業,而吳裕泰茶莊依然歷久不衰,旺盛地在舊址發展壯大。在吳裕泰和老北京的彼此融合與見證中,百年的煙云就這樣倏忽而過……

吳裕泰茶莊原名吳裕泰茶棧,創建于清光緒十三年(公元1887年),至今已有近120年的歷史。如今的吳裕泰已經成為擁有百余家連鎖店、一個茶葉加工中心、一個茶文化陳列館、一個茶藝表演隊和兩個茶館、年銷售額過億元的大型連鎖經營企業。

吳裕泰的創始人吳錫卿原籍安徽歙縣。當年他千里迢迢從徽州的歙縣來到北京,選中了北新橋作為茶葉生意的落腳點也許是偶然,然而卻在此扎了根。據說這里原是一個破敗的豪門府弟的大門。就是在這個沒有門牌的大門洞內,吳家做起了茶葉生意,當時包裝紙上只印刷有“北新橋路東大廳便是”的字樣。即便如此,生意卻日漸紅火,業務發展很快。吳家經過數年努力積累了一些銀兩,便把這個大門洞買下來,經過修繕。建成店鋪門面,起用了字號,以5塊銀元請老秀才祝椿年題寫了第一塊牌匾。1887年,茶棧正式懸匾開張。由于當時吳裕泰茶棧以倉儲、運銷、批發為主,門市零售為輔,故稱茶棧,而不叫茶莊。

來自古韻徽州的吳裕泰以茶為媒,深深扎根在京城尋常百姓的日常生活中,經過100多年的打磨,逐漸形成了自己獨特的企業文化。這種文化既有京味文化的率真爽朗、豪邁大度、閑適自得,也有徽文化的精湛細膩、外柔內剛和睿智靈巧,更有中華茶文化的博大精深、恬淡清和、雅俗并融。正是在這種濃濃的中華茶文化的氛圍中,吳裕泰跨越了三個世紀,在廣袤浩渺的中華茶文化發展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100多年前的吳裕泰,只是北京城普通的一家茶葉商鋪;100多年后的吳裕泰。已經成為享譽全國的茶葉連鎖品牌。100多年的風風雨雨,造就了吳裕泰這一民族茶葉的金字招牌;再過100年,會不會又出現一個屬于全世界的“百年老店”?這是吳裕泰的愿望,也是中國茶人的愿望……

張一兀:一元復始,萬象更新

在中國茶莊的歷史上,張一元是一個傳奇。

翻開張一元茶莊的歷史,發現遠在清光緒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第一家張一元茶莊就已經在北京前門大柵欄出現了,創始人是安徽歙縣定潭村人張文卿。定名“張一元”。取“一元復始,萬象更新”之意,寓意開市大吉,不斷創新發展,希望這名號能給他帶來永遠的興旺發達。也許張文卿在張一元茶莊開業的那一天都未曾想過,他的茶莊會陪伴北京人走過百年的光陰。

1947年茶莊失火使張一元茶莊一蹶不振。1952年,觀音寺張一元茶莊和大柵欄的張一元文記茶莊合并。張一元發揚老字號的優良經營傳統,在確保茶葉質量的基礎上。不斷更新、改造、調整、增加茶葉品種,受到消費者的歡迎。1990年在北京召開第十一屆亞運會期間。亞奧理事會官員和各國運動員慕名來買茶葉的絡繹不絕。1992年,以張一元茶莊為主成立了北京市張一元茶葉公司。公司成立后,在弘揚張一元老字號傳統的同時。適應市場,多方努力。使張一元一些失傳斷檔的傳統風格的品種重新得到恢復和發展。

其實弘揚茶文化最離不開的還是人,因為茶由人制,茶境由人創,茶水由人鑒,茶器由人選,人才是傳播茶文化的主體。在張一元茶樓,夏天你看到的茶藝小姐就像淡雅飄香的茉莉花,冬天則像是綠葉鑲紅邊凝重的烏龍茶。從她們的服飾上就能體現出茶的韻味,“酸甜苦澀調太和,掌握遲速量適中”的中庸之美,“奉茶為禮尊長者,備茶濃意表濃情”的明倫之禮,“飲罷佳茗方知深。贊嘆此乃草中英”的謙和之儀,“樸實古雅去虛華,寧靜致遠隱沉毅”的藝術格調,彌漫在茶樓的每一寸空間。處在這樣的環境、意境和人境當中,再沏上一杯好茶,伴隨著氤氳的茶香,恍惚間物我兩忘,寵辱不驚,似乎讓人“神游三山去,何似在人間”了。

不同經歷的人們會選擇不同的語言來詮釋自己的人生。在張一元的世界里。人們則是用茶去品味人生。躲在小閣樓上,泡上一杯自己喜愛的茶,在悠悠的茶香中,聽著窗外老北京的吆喝聲,品茶中那一絲絲苦澀。留在唇中的,是歷經甘苦的醇香。那點苦澀,那種淡香,那些甘味,其實就是在演繹喝茶者的人生經歷。在張一元茶莊喝茶。茶香四溢的時候,時空似乎已經回轉到百年前了。或許,這味道,只有在這里才能喝到了。

老舍茶館:老北京的“城市名片”

在北京前門西大街3號樓,有一座綠瓦飛檐、古色古香的建筑。在喧囂的都市里顯得格外高雅別致。這就是被譽為北京“城市名片”的老舍茶館。

京城的大小茶館有五六百家,為什么只有老舍茶館享有“城市名片”的美譽?一是因為它由二分錢一碗的大碗茶起家,是改革開放以后京城開的第一家新式茶館:二是因為茶館以“老舍”命名,老舍先生是京味文化的代表之一,有很高的知名度;三是因為老舍茶館有味兒?什么味兒?當然是京味兒了。

踏進老舍茶館大門,馬上就會迎上來一位身著長袍馬褂、笑容可掬的門童,一聲京味十足的吆喝“先生。里面請!”仿佛一下子把你帶到了那久違的歲月。一樓側面是大碗茶酒家,臺上正上演著具有老北京獨特風韻的皮影戲。吸引了許多青少年前來觀賞,場面煞是熱鬧。

沿著正對大門的寬大的樓梯拾級而上,兩邊陳列的巨幅相片及書畫楹聯,無不在講述著茶館與茶客之間的故事,從各國政要到文化名人,這里一直吸引著世界如此密集的注視。沿著樓梯左拐迎面便是幽雅別致的“前門四合茶院”。走進茶院內門,前面是一組古樸典雅的正房,兩邊是清雅簡潔的廂房。一邊拐角設有造型別致的鐘室和天井。一邊拐角曲徑通幽,中間空地一塊約20平方米的碧綠的草坪點綴出一片綠意,既渲染了環境。又反映了時代風尚。整個茶院布局和諧。寬敞幽靜,在規劃構建中大量融入了靈動的元素。每間茶室都專門對窗精心營造。將其“借景”的作用發揮到極致,一窗一世界,幾根修竹,一片草坪,都會引發人們無限的遐想。偶爾還會從房檐下傳來幾聲蟈蟈的鳴叫。令人仿佛置身幽靜的原野,一切世俗的煩擾都已盡拋腦后,好一處喧囂都市里的綠洲。

走出幽靜的四合茶院,沿著樓梯繼續拾級而上,樓梯的盡頭是一尊老舍先生的半身塑像,背后有金色的巨龍環繞,上方“老舍茶館”四個鏤金大字的牌匾熠熠生輝。與二樓幽靜的環境截然不同,整個三樓彌漫著一股濃濃的京腔京味。沿著樓梯口兩開,右邊是演出大廳,木質的廊窗,精雕細刻中不失大家氣度,高掛的各式大紅宮燈,褐色的硬木八仙桌,配金色椅墊的靠背椅,黃白花紋的細瓷蓋碗,锃亮古樸的銅茶壺,無不透著濃郁的京味。幾十張茶桌幾乎座無虛席,人們臉上洋溢著開心的微笑,還不時發出嘖嘖的贊嘆聲。臺上那原汁原味的京腔京韻,和著那鏗鏹激昂的旋律,令人如醉如癡,心馳神往!左邊是大碗茶酒家,吸引了不少外國游客落座觀賞。此時此地的茶客,品嘗的已不僅僅是沁人心脾的茶香,更是一種濃濃的“京味兒”!

來今雨軒茶社:莫放春秋佳日過,最難風雨故人來

來今雨軒。始建于1915年,由當時中央公園董事會發起成立,軒名由我國近代名人朱啟鈐所定,取自杜甫詩小序“秋,杜子臥病長安次旅,多雨生魚,青苔及塌,常時車馬之客,舊雨來,今雨不來”之意。“舊雨”指舊友,“今雨”指新友,“來今雨”意謂新舊朋友來此歡聚。

來今雨軒茶社坐落于北京紫禁城西側的中山公園內,深藏在郁郁蔥蔥、蒼松翠柏的皇家園林中。從公園正門進入,沿公園東側長廊曲折北行,遠遠就可望見一座黑筒瓦歇山卷棚屋面、傳統四廊八柱式磚木結構的建筑,走到近前來今雨軒茶社即可映入你的眼簾,只見正門上方懸掛著由著名書法藝術家郭風惠先生按周恩來總理的囑托于1971年題寫的黑底金字匾額“來今雨軒”,字體端正有力。剛柔并濟。深得顏氏真髓。正門兩側楹聯“莫放春秋佳日過,最難風雨故人來”為清代大學者孫星衍撰寫,寓意深刻,且正合“來今雨軒”之意,上聯寫出不能放過絕佳的皇家園林環境,下聯與軒名暗合,點明來今雨軒茶社是賓朋相聚之地。

走進來今雨軒茶社大廳,室內富麗堂皇的屋頂,攀龍附鳳的玉柱,使人尚能感受到皇家的高貴與典雅。大廳里擺放著藤編桌椅,綠植花草點綴其間,鏤空屏風相隔,一切都顯得恰到好處。給人自然舒適的感覺。大廳天花板為中國古典建筑吊頂式樣,由5間共480塊相同圖案彩繪擱板拼成,圖案來自于唐代敦煌飛天壁畫,名為“天女散花”。廳內矗立兩根彩繪龍鳳柱,鳳在上,龍在下。為晚清風格。

走出大廳,來到來今雨軒的后院,又見茶社后院的楹聯“竹雨松風琴韻,茶煙梧月書聲”,此聯為清代書法大家傅山所撰,聯語描繪出茶社由外到內之景,味道十足。舉目四望。松柏掩映之間,自然散亂地堆放著一些湖石,襯著矮花墻外的青翠竹林和纏繞的老藤。抬頭東望,是紫禁城高聳的端門,伴著落日的余暉以及喜鵲的偶鳴,越發靜謐。

茶葉街  烏志偉

承載國茶之夢 締造文化之窗——京城茶葉第一街騰飛三部曲

作為聞名全國的茶葉特色商業街,北京馬連道不但吸引了全國各地的茶商茶人,每年還吸引著無數海外商人來此參觀貿易,儼然一派東方茶都的氣象。然而,若要追溯馬連道的起源,還要說到20年前的南茶北進,可以說,沒有當年的“嘉未來儀”,就沒有今日馬連道“瑞澤天下”的茶都地位。

序曲:嘉禾來儀瑞澤天下

《尚書·益稷》有云:“簫韶九成,鳳凰來儀。”講的是盛世歌舞升平,祥瑞云集引來鳳凰的典故。盛世是由勤勞的人民創造的。20年前的馬連道還是一片老舊的物流區,可謂“人丁冷落車馬稀”。為今天的茶街打下根基的,當屬最早一批的元老級創業者,是他們用辛勞的汗水和真誠的付出迎來了京城的顧客,迎來了中國北方茶葉經濟的復蘇,更迎來了中國茶葉經濟的展翅騰飛。

提起茶街的創業史,老一輩的茶街人都記得幾個熟悉的名字:首次將茶葉經濟引入馬連道,被稱為茶街立市之源的京華茶葉總公司;最早的茶葉民營企業,被譽為第一只金鳳凰的“茶街老字號”——北京滿堂香茶葉公司,以及更香、品品香等一批元老級茶葉品牌。老一輩的馬連道茶人用優質的產品和誠信的商譽締造了馬連道響當當的招牌,為馬連道茶經濟商圈的形成立下了不可磨滅的汗馬功勞。也用自己自強不息、勤勉進取的精神譜寫了馬連道的今天。

1991年之前的茶街是冷清的,也是充滿機遇與挑戰的。“嘉禾來儀”的時期是茶街自然立市的時期,也是馬連道茶葉商圈從無到有逐漸凝聚形成的時期。從第一家第一戶到300余家茶商茶人的進入,馬連道逐漸形成了自己的茶葉經濟特色,為日后的發展邁開了關鍵的第一步。

在茶街的序曲里,勤勞與誠信、堅毅與執著的精神始終流淌在每一個茶街茶人的靈魂深處。是這種精神,在京城肥沃的土壤中撒下了茶的種子,奠定了馬連道“嘉禾來儀”的基礎;是這種力量,賦予了茶街最純凈的生命力。

進行曲:敲響國茶的音符

如果說自然立市是馬連道的開篇序曲,那么,20年來馬連道從個體經濟走向市場化、走向品牌化、走向文化特色的一系列變革進步,則是馬連道茶街走向成熟,揮寫名牌戰略過程中譜寫的一首壯麗的進行曲。

馬連道的茶經濟發展,就像一條歡快的小溪匯納百川東奔入海,一路上既有輕快細膩的小插曲又不乏波瀾壯闊的主旋律。而引領著它不斷前進的,是馬連道人的智慧與創新,是馬連道人。

1997年第一座茶葉批發市場在現在家樂福的地址誕生,開啟了馬連道由個體走向市場的時代;2000年9月28日,第一座現代化茶城馬連道茶城的誕生,首次將馬連道引入了現代商業氛圍;2005年4月23日,首次品牌化經營的導入。領導著馬連道走向標準和規范。

2007年,宣武區政府提出的文化經營觀,則開創了國茶文化營銷的新時代……馬連道上有著太多的第一、太多的獨創,深沉的思索與執著的追求在這里探尋著未來的命運,古老的中華文化與現代的商業思維在這里碰撞著智慧的火花。

馬連道的發展,展現給世人的,是中國儒商們寫下的古老產業新時代的詩篇。

伴隨著馬連道的成長與成熟、馬連道的形象日益鮮明和豐滿,馬連道進取的腳步也在政府的引導和鼓勵下不斷加大加快。在政府的大力引導和眾多企業家卓越的經營努力下,馬連道相繼經歷了規范化、市場化、品牌化、特色化的商業發展歷程,成長為具有國際風范的茶經濟舞臺。泱泱國茶,由此再創輝煌。

馬連道的進行曲,是茶街走向成熟,走向名牌的進行曲。無數的智慧與創舉、無數的探索與思考為茶街的靈魂注入了無限活力,政府與茶人攜手,特色與名牌同行,將茶街的發展推向了嶄新的樂章。

交響曲:走向世界的國茶

商業的成熟,為馬連道的發展唱響了完美的旋律。而縱觀全球的各種特色經濟,馬連道的“茶業三部曲”相比之下還只是個初起步的孩童。

然而,正因為年輕,才擁有希望!

歷史悠久、博大精深的國茶文化是炎黃祖先留給中華兒女的寶貴文化遺產。品茶時“苦盡甘來、百般回味”的人生哲學更是千百年來國茶之道對生命、對生活的凝聚。對于許多西方人來說,茶和絲綢、瓷器一樣是東方文化的象征,他們渴望了解茶文化,正如他們渴望了解東方文明一樣。

“將茶文化推向世界,是歷史賦予馬連道的重任。文化傳播的旅途中,我們任重而道遠。”馬連道茶業協會會長赫存道如是說。

馬連道不僅是北京的,不僅是中國茶人的,也是中華民族的和全世界、全人類的。傳播茶文化,需要的不僅是商業上的成熟,更需要文化上的交流、精神上的溝通。如果說序曲和進行曲是民族之聲,那么在馬連道擔負著茶文化傳播重任的今天,馬連道交響曲中將包容的是世界的音符,世界的歌聲。

馬連道在變,茶商們也在變。京閩茶城董事長萬金朝說得好,“做茶業,不僅僅是做茶葉。”1999年1月落成的京閩茶貿中心,將馬連道帶入了國際商貿時代,為馬連道賦予了茶業國際峰會、全球論壇的意義;2007年9月,茶街老字號滿堂香國際茶文化體驗館的落成,為馬連道帶來了文化觀光旅游的新概念;未來伴隨著茶緣茶宮等一批新茶城的落成,馬連道將越來越多地被賦予國際化窗口的功能。在這部交響曲中,將有越來越多的精彩樂章出現。

馬連道的交響曲是一首希望的樂章,它濃縮著國人的厚望,承載著民族文化傳播的使命。羽翼豐滿、瑰麗無比的茶街魂啊,多少人期盼著將你的美麗與世界共享。

嗜茶客  崔 柳

志自岐裕美,1969年生于日本福岡,在橫濱的愛立信公司從事10年的軟件管理工作。出于對中國的好奇與熱愛,2006年來到北京,學習漢語和茶,現為高級茶藝師。對中國茶的感覺怎么樣?

在日本接觸過的中國茶是球形的茉莉工藝茶,普洱、鐵觀音,基本上是朋友們到中國旅行帶回來的。來到北京之后才發現,中國有這么多的綠茶,烏龍茶的香氣讓人陶醉,茉莉花茶的香氣很新鮮有甜味,中國國內的普洱茶并沒有土的味道和霉味。中國的紅茶種類這么多,和在日本喝的茶不一樣。我以前都不知道。現在每天晚上都在思索。我的心現在要哪個茶呢?從綠茶、白茶、黃茶、烏龍茶、紅茶、黑茶、花茶中選適合那時心境的茶浸泡,很愉悅。除了品味每種茶的口感和香氣外,從眾多的選項中找出符合此時心態、心境的茶,這也是感受幸福的瞬間。不知何時就要返回祖國了,那時就會失去那種幸福的“選擇”時刻,想起來就覺得沮喪。

日本人一般喜歡喝什么茶呢?

日本的茶葉產量大約是每年9萬噸,其中95%是綠茶。現在日本每年的綠茶消費量大概是10萬噸,因此需要從其他國家進口。綠茶以煎茶為主,比起來中國茶口感很厚重。這是大多數日本人喜歡喝的茶。夏天來了,我們喝冰的大麥茶。我們也喜歡喝紅茶,大多數是斯里蘭卡、印度的紅茶。中國的綠茶與日本的綠茶有哪些區別呢?

首先,條形不一樣。日本的綠茶是被切割過的,很整齊,但是有些碎。一定要用帶過濾網的茶壺。中國的綠茶非常完整,沖泡之后芽頭能夠完全展開,直接放在玻璃杯也可以泡。這玻璃杯的飲法,第一次看的時候我很怕,茶葉一直在水里,會苦啊!茶葉進嘴了怎么辦?可是現在覺得很方便,看看茶葉喝茶很舒服,不錯的飲法。

口感上日本綠茶厚重,中國的龍井、碧螺春等等口感都輕,在開始的時候,對我來說中國綠茶味道太淡,后來慢慢習慣了,覺得中國的綠茶更有味道。

在采訪的最后,裕美還特別強調要加上這樣的一段話:

在她去茶葉產區考察的時候,當地的政府以及茶農都給了她非常熱情的招待,這是她沒有想到的,也是讓她印象最深刻的。茶農們耐心、仔細地為她講解茶葉知識以及加工工藝,這讓她對中國茶有了更為深入的了解。因此,她希望對那些曾經無私地給予她幫助的人們致以深深的感謝,并且,她一定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將這些知識傳播給日本以及世界各國的愛茶人!

你都去過中國的哪些地方呢?

我很喜歡旅游,所以去過的地方比較多。比如黃山、六安、太平、合肥、安吉、杭州、蘇州、太湖等等,大多都是茶葉的產區,因為我很喜歡喝中國茶。

怎么喜歡上中國茶的呢?

最開始的時候,因為皮膚的問題,朋友建議我喝苦丁茶,一段時間之后,效果非常好。后來,我又接觸了綠茶、白茶、烏龍茶、普洱茶、黑茶。都非常喜歡,我會根據季節或者是心情的變換去選擇不同的茶。中國茶很神奇,不同的茶會帶給你不同的感覺。

中國茶與法國茶有哪些不同呢?

其實,法國人大多喝咖啡。喝茶在法國被視為一種很優雅的行為。我們會選用做工考究的瓷器去品茶,不過一般都是經過加工的袋泡茶。到了中國之后,發現茶葉都是很完整的,而且每種茶都有不同的沖泡方法,都有不同的韻味,所以非常喜歡。

蕭劍是一位非常活潑開朗的大男孩,愛笑,親和力很強。從談話間能夠強烈地感覺到他對中國、對北京以及對茶葉的熱愛,他說,感謝中國茶帶給他的健康與舒適,他會將這種美妙的感覺告訴他周圍的每一個人,希望像他一樣的外國人都能夠愛上神奇的中國茶。

文人·茶  張 帆

閻肅與《前門情思大碗茶》

“我爺爺小的時候,常在這里玩耍。高高的前門。仿佛挨著我的家……他一日那三餐,窩頭咸菜就著一口大碗茶。世上的飲料有千百種。也許它最廉價……可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它醇厚的香味,直傳到天涯。它直傳到天涯……”一曲《前門情思大碗茶》唱出了多少人的兒時記憶和思鄉之情。

如今。這首《前門情思大碗茶》成了老舍茶館的經典曲目,因為這歌詞中描述的正是老舍茶館創始人當年在前門樓前賣大碗茶的情景。可是,閻肅說,其實他并不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寫歌詞的時候,他也并不認識尹盛喜。

閻肅說,那年一批返城的知青回到北京,下了火車。走在前門火車站,炎熱的天氣讓前門樓前的一個露天小茶鋪顯得格外親切。簡單的一個大案板。擺著一溜大茶碗,黃黃的茶湯,一口翻將在肚,又解渴又便宜。透著一股子親切勁。

后來他偶然間在《北京晚報》上看到一篇文章,講的是一位老華僑回國找尋兒時的回憶,充滿了對故土、故鄉的崇拜。閻肅因此受到啟發,“其實,人們關于童年的記憶是很具體的,一碗豆汁兒,一棵老槐樹,一碗大碗茶……”

有了這樣的思路,但是閻肅并不是老北京,這歌詞中能勾起老北京回憶的許多元素就要感謝老舍先生了,《茶館》和一些以京南為背景的作品構成了閻肅對老北京的印象。

“一蓬衰草,幾聲蛐蛐兒叫,伴隨他度過了那灰色的年華。吃一串冰糖葫蘆就算過節,他一日那三餐,窩頭咸菜就著一口大碗茶……如今我海外歸來,又見紅墻碧瓦。高高的前門,幾回夢里想著它……叫一聲杏兒豆腐,京味兒真美,我帶著那童心,帶著思念再來一口大碗茶……”

如今,老舍茶館依然保留著歌詞中提到的杏仁豆腐和大碗茶。

鄧友梅在茶館學京白

著名作家鄧友梅在市井小說作家中尤其以社會風俗的描寫見長,更是以經過提煉的地道京白語言而著稱。但是,鄧先生生于天津,而創作《那五》、《煙壺》時,其實他在京生活的時間并不長。那么,這京腔從何而來呢?茶館!鄧先生常去茶館聽書,而且這一聽就是整整一年。天天去,為的就是去聽說書人如何用北京話表述生活。“地道的北京話,不是知識分子在學校里能學來的。但是,坐在茶館里。臺上說著臺下議論著,臺上臺下說的都是地道的北京話。”

在學習語言藝術上,鄧友梅狠下了一番工夫。每到聽書前,他先在家里把故事看一遍,了解情節后,想想要是自己講該怎么講,然后在家里自說白話演練一遍,再去茶館聽。同樣的故事情節,聽聽這說書人是怎么表現的,用什么樣的語言。這樣一來,差距就找到了。 “這段茶館聽書的經歷,對我寫小說起了很大作用。”

因為學語言,茶館這個五方雜處的地兒也被鄧友梅漸漸熟悉了。如果細心,你會發現在他的作品里,茶館是時常出現的。比如《那五》里的“來今雨軒”。就是他“文革”前常去的地方,樹下涼棚,環境好且安靜。那時文化界的人商量事情談稿子常在茶館里說。除了“來今雨軒”,中山公園還有兩家出名的茶館。“那時候茶館是個時尚的地方,一家茶館還賣汽水、咖啡、果露之類。那個時候這些都是很新鮮的東西。現在一家遷走了,一家似乎也關門了。”和中山公園不同,鼓樓大街的茶館經常是攬工的地方,這和茶館的地理位置有關,鼓樓的茶館常來招工的人,沖茶館里喝茶的杠夫、工人們一招呼。哪里,什么活兒,需要幾個人,誰來。事情就成了。崇文門外是古玩一條街,來此地的茶館里多是談生意的商人。天橋茶館,晚上則常有人說書。《聊齋》、《七俠五義》,說三個月也說不完。我過去是那里的常客。
“中國茶,京腔京味老北京茶文化”的圖片搜索結果

現在這些地域商業還依然有過去的痕跡,比如潘家園依然還有古董賣,天橋也有了郭德綱的相聲。

上一篇:中國茶,京腔京味老北京茶文化
下一篇:沒有了

網友回應

2019香蕉在线观看直播_亚洲香蕉国产免费一级视频_人人专区人人免费香蕉-天天看片免费高清观看